Frustrated

晚上出门之前其实在重看《逃避可耻但是有用》那些比较暖的部分,打算用它来治愈一点点,某人说出来逛超市,心想「终于是好了吗?」,可不曾想到会是二次伤害,是打算这一天就这么睡过去的呢,熬不过对某人的想念吧,明确的说是对某人「暖」的想念,然而整个逛的过程中低着头,独自回家的路上也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如行尸走肉,我不明白这样是为什么,如果是因为昨天的缘故能不能够说清楚呢?这样的冷暴力我完全没办法接受,各种不愉快的事已经把我弄得需要去找办法治愈了甚至想通过睡觉来逃避,却还要再受上这么一段,回家的路上有点想哭,记得某人说过会在乎我的感受,可是啊,我明确表示了「我今天有点不开心」,就算我总是在缩小那些程度,好表现得 It’s not a big deal,结果呢?感觉它好像就真变得一点也不重要了,no one really cares

很抱歉我现在只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感受这样的场景,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我真的很抱歉,但我也真的非常非常非常不喜欢这样的状态

又是一个没办法睡着的晚上,Good night,I love you